百万年以前,她便如此升起,

这个夜晚又有什么区别呢?


太多


嘈杂的街道

欲望翻涌着

形形色色


我看到有人奔走

有人回头


这霓虹闪烁的街头

为何所有人的都还觉得不够


这霓虹闪烁的街头

为何所有的人都有如此的好胃口


诗/夜行不锦衣

雨停了之后

该往何处走

晴空

或彩虹

忘掉它,永远永远。

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已经忘记,

在很早,很早的往昔

在早被遗忘的雪里。



你想问我是否孤独?

嗯,当然了,我孤独

犹如一个女人日复一日

驾车越野,

行驶无数里程

路过一个个小镇,她本可停下来

居留并孤独地了此一生


如果说我孤独

那就一定是这样一个人的孤独

她首先醒来,她呼吸

黎明时刚吹到城市上空的凉爽空气,

在一幢被睡眠笼罩的房子里

唯有她一人已睡醒


如果说我孤独

那就是像一艘划艇一样的孤独

它在岁末晚霞的映照下,

被冰冻固定在岸上

它知道自己为何物,它知道它既非

冰又非泥亦非冬天的霞光

而是木,能燃烧


作者/阿德莉安·里奇

翻译/王式仁


时代的要求 

时代要求我们歌唱 
又割掉我们的舌头。 
时代要求我们前进 
又用塞子把我们堵住。 
时代要求我们跳舞 
又让我们穿着铁裤。 
时代最终得到一堆粪土 
这就是时代的要求。 

作者/海明威


时代最终得到一堆粪土
海明威的诗带着一股狂放粗鄙的野汉风格

在他一生发表过的少有的25首诗里
我仅仅喜欢这一首


海明威将一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小说中
他也从来不希望公众将他看做一名诗人
如他所愿

大家还是更喜欢看他的小说而不是诗歌
海明威一生留下了一个致死不屈的硬汉形象

和许多激励人心警句

那句“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

游观术


船泊在二楼,云下有荒废的词典

行到转弯处雪就落了

松下闲谈的人,面目微红


那白翅膀的钟声,多像我笨拙的

舌头,在最后的天空闪耀之前

它还要含住苍莽孤山


俯身于命运,像铁屈身于黑漆

扶杖罗汉长眉低垂

雪中的我默默无语,手握着冰


作者 / 周伟驰

我心内最美的古典意象只有两个

一是雪,而是松


窗含西岭雪

松下童子答


周伟驰的这首诗深得我心

标题的“游观”直意为“游览”

所谓“游观术”

大概就是神游之术


如灵魂出窍般的神游

是一种绝美的体验

让感知可以凌驾于物理规律之上


云山雾绕

松下闲谈的...

槲寄生

我坐在槲寄生下

(浅绿色、精致的槲寄生),

同最后一支快烧尽的油蜡,

困倦的舞者都已散去,

唯有一支烛炬阑珊未已,

到处是潜伏的阴影:

有人过来吻了我,此情此景。


我很累;我沉重的头

就要在槲寄生下不停颔首

(浅绿色、精致的槲寄生),

没有脚步,没有言语,仅是

仅是当我坐在那儿,昏沉,孤寂,

在空寂的、满是暗影的空气中蜷缩

看不见的嘴唇——亲吻了我。


作者 / [英国] 瓦尔特·德拉·梅尔

翻译 / 刘宛妮

之前推过一首《一年蓬》

那是一种只能活一年的草本植物

而槲寄...

写给满二周岁的小蛋


在万千稚嫩的生命中,你是平凡的一个。

在我见过的生命中,数你最光亮。


我因为深爱你,

就爱上小狗小猫小草小花,

爱上天空爱上白云爱上轻飏的风,

爱上你注视过的灰色屋顶,

指点过的七彩广告牌,

爱上院子里你蹒跚过的那条木栈道。

——虽然我说不清爱是什么。


在你启发下,

我重学母语,重写汉字,

重为每一件熟视无睹的事物命名,

重构色界和心地。

自你入世后,

这了无新意的陈腐世界就活泼起来,

——而你是这世界的中心。


太空如此广漠荒凉,愿这一轮明月,

永是安宁,永是热烈,永是熠熠生辉。


作者/杨富波


所有的大人

在...

当一切入睡


当一切入睡,我常兴奋地独醒,
仰望繁星密布熠熠燃烧的穹顶,
我静坐着倾听夜声的和谐;
时辰的鼓翼没打断我的凝思,
我激动地注视这永恒的节日——
光辉灿烂的天空把夜赠给世界。

我总相信,在沉睡的世界中,
只有我的心为这千万颗太阳激动,
命中注定,只有我能对它们理解;
我,这个空幻、幽暗、无言的影像,
在夜之盛典中充当神秘之王,
天空专为我一人而张灯结彩!


1829.11

作者 / [法国] 维克多·雨果
翻译 / 飞白


夜晚和星空总是让人着迷

我唯一认识的猎户座

也总是闪着永恒的光芒


最近几天都睡得比较晚

兴致来了...

© 伐木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