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轻易放走悲欢

 只关注早餐的粥

酱瓜和咸鸭蛋

还是最喜欢这个版本,最长,最好听

赵老大说

我一生热爱漂亮女人

痴情于不敢面对

不敢亵渎的漂亮女人

然而我自己却从没漂亮过

从没漂亮过一次

那天我们都喝醉

也都哭了

相互拥抱着说了许多肝胆相照的话

真是难忘的一夜


最近这些天

有些烦躁


南京的秋天说来就来

萧瑟的夜风

送不来中秋的圆月


人心像三号路的梧桐树

稀稀疏疏的

一地被雨水打湿的落叶

从脚底铺到道路尽头


唯有爆裂的摇滚乐

可以拯救我

将我与这光怪陆离的俗世

隔离开


唐朝乐队在中秋完晚会上

唱着廉颇老矣的《梦回唐朝》

AC/DC依然到处蹦跶

但唐朝已经老了

脸上的肉松弛了下来

高音也唱不上去了


时代变了

我们早已拾不起 

也穿不成那顶花冠

更回不到梦里的唐朝


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变化

科技在变,文化在变

世道在变,人心在变


唯有苦难不变

唯有到不了的彼岸

不变...

太多


嘈杂的街道

欲望翻涌着

形形色色


我看到有人奔走

有人回头


这霓虹闪烁的街头

为何所有人的都还觉得不够


这霓虹闪烁的街头

为何所有的人都有如此的好胃口


诗/夜行不锦衣

忘掉它,永远永远。

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已经忘记,

在很早,很早的往昔

在早被遗忘的雪里。



你想问我是否孤独?

嗯,当然了,我孤独

犹如一个女人日复一日

驾车越野,

行驶无数里程

路过一个个小镇,她本可停下来

居留并孤独地了此一生


如果说我孤独

那就一定是这样一个人的孤独

她首先醒来,她呼吸

黎明时刚吹到城市上空的凉爽空气,

在一幢被睡眠笼罩的房子里

唯有她一人已睡醒


如果说我孤独

那就是像一艘划艇一样的孤独

它在岁末晚霞的映照下,

被冰冻固定在岸上

它知道自己为何物,它知道它既非

冰又非泥亦非冬天的霞光

而是木,能燃烧


作者/阿德莉安·里奇

翻译/王式仁


时代的要求 

时代要求我们歌唱 
又割掉我们的舌头。 
时代要求我们前进 
又用塞子把我们堵住。 
时代要求我们跳舞 
又让我们穿着铁裤。 
时代最终得到一堆粪土 
这就是时代的要求。 

作者/海明威


时代最终得到一堆粪土
海明威的诗带着一股狂放粗鄙的野汉风格

在他一生发表过的少有的25首诗里
我仅仅喜欢这一首


海明威将一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小说中
他也从来不希望公众将他看做一名诗人
如他所愿

大家还是更喜欢看他的小说而不是诗歌
海明威一生留下了一个致死不屈的硬汉形象

和许多激励人心警句

那句“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

游观术


船泊在二楼,云下有荒废的词典

行到转弯处雪就落了

松下闲谈的人,面目微红


那白翅膀的钟声,多像我笨拙的

舌头,在最后的天空闪耀之前

它还要含住苍莽孤山


俯身于命运,像铁屈身于黑漆

扶杖罗汉长眉低垂

雪中的我默默无语,手握着冰


作者 / 周伟驰

我心内最美的古典意象只有两个

一是雪,而是松


窗含西岭雪

松下童子答


周伟驰的这首诗深得我心

标题的“游观”直意为“游览”

所谓“游观术”

大概就是神游之术


如灵魂出窍般的神游

是一种绝美的体验

让感知可以凌驾于物理规律之上


云山雾绕

松下闲谈的...

© 伐木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