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些天

有些烦躁


南京的秋天说来就来

萧瑟的夜风

送不来中秋的圆月


人心像三号路的梧桐树

稀稀疏疏的

一地被雨水打湿的落叶

从脚底铺到道路尽头


唯有爆裂的摇滚乐

可以拯救我

将我与这光怪陆离的俗世

隔离开


唐朝乐队在中秋完晚会上

唱着廉颇老矣的《梦回唐朝》

AC/DC依然到处蹦跶

但唐朝已经老了

脸上的肉松弛了下来

高音也唱不上去了


时代变了

我们早已拾不起 

也穿不成那顶花冠

更回不到梦里的唐朝


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变化

科技在变,文化在变

世道在变,人心在变


唯有苦难不变

唯有到不了的彼岸

不变


但是兄弟,我们走吧

这是最后的时刻

这是苦难的时刻

这是一天中 

最美的时刻


碌碌俗世,光怪陆离

愿我永保赤子之心


文/夜行不锦衣


评论
热度(19)

© 伐木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