槲寄生

我坐在槲寄生下

(浅绿色、精致的槲寄生),

同最后一支快烧尽的油蜡,

困倦的舞者都已散去,

唯有一支烛炬阑珊未已,

到处是潜伏的阴影:

有人过来吻了我,此情此景。


我很累;我沉重的头

就要在槲寄生下不停颔首

(浅绿色、精致的槲寄生),

没有脚步,没有言语,仅是

仅是当我坐在那儿,昏沉,孤寂,

在空寂的、满是暗影的空气中蜷缩

看不见的嘴唇——亲吻了我。


作者 / [英国] 瓦尔特·德拉·梅尔

翻译 / 刘宛妮

之前推过一首《一年蓬》

那是一种只能活一年的草本植物

而槲寄生却是一种四季常青的灌木

在西方

槲寄生代表着希望和丰饶

被称为“生命的金枝”

在北欧神话中

爱神弗丽佳的儿子

是被火神以槲寄生制成的飞镖射死

但弗丽佳悲痛的眼泪化解了槲寄生的邪恶

然后救活了儿子

于是爱神承诺

无论谁站在槲寄生下

都会赐给他一吻


这个神话演变成了西方圣诞节的传统:

如有女子站立于槲寄生悬挂的地方

旁边的男子便可走上前去亲吻她


了解了这些典故

这首诗读起来就多了很多神秘感


最后一只烛火即将燃尽

困倦的舞者也早已离去

灯火阑珊未已

此情此景

槲寄生下

“我”到底是出于意外

还是处于某种的等待

得到这个神秘的吻


文/夜行不锦衣


评论
热度(15)

© 伐木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