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有些人,无论是生是死我都无法忘记

比如柯本

1993年涅槃乐队“纽约不插电”唱了最后一曲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演唱会结束不久后

1994年的今天,4月5日

一把猎枪,一封遗书

科特·柯本自杀


后来在单曲循环这首歌的时候

我常常在想

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有这么多的不公平,不美好,不如意


有些人选择妥协

有些人选择碰撞,然后死亡

还有的人选择以自己的方式默默抵抗

就像一颗沉默的树

静静的站着,不争不让不说话

仅仅是活着,就是最大的坚强


村上春树曾说

“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可这又如何呢

无论你站在哪边

碎的永远是鸡蛋


就像我前几天刚刚看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哈尼把生活过成武侠版的《战争与和平》

张震刺出刀来质问小明“你怎么这么没有出息”

但是结果呢,该碎的依然碎的一塌糊涂


其实我在本质上是一个浪漫主义者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练钢笔字

读到字帖背面的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还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如雪


惊为天人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是李白的诗

也不知道这几句是什么意思

只是觉得深深的被震撼到

我觉得这几句写的是一种极致的浪漫


或许是对浪漫本身的理解不同

在我心中

海子,科特·柯本,切·格瓦拉,李白,梵高

才是真正的浪漫主义者

无论是他们活着,还是死去的时候


他们的一生

是太阳的一生

是纵情燃烧的一生

1993年过去了

我很怀念他


文/夜行不锦衣


评论
热度(5)

© 伐木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