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如今

我依然记得你第一次着起了

火,几乎看不见的火苗在肩头和臂膀

显亮出你触碰到的一切,我也第一次看透

词语,进入它们的源起与核心。我看着

你伸向一只在空气中消散的玻璃杯,当你的

视线将一个淹没于雨水和花朵的四月世界

撕开许多孔洞。我们走过一个公园,在那里

你把手卡进一条小猎犬的口中,感受那

热热的粉红牙床和新生的牙齿,还有一个小女孩

穿着瓢虫斗篷飘落,在青草上唱歌,

就像一只蜜蜂嗡,嗡地飞过水仙花。我们开车

去乡下,走过田野和牧场

站在果园崭新的一张轻纱之下,你

说起了过去,捡起一块块时间宛如看不见的

果实,而我能感觉到河流与树木在刻蚀我们。

我们走进一座还未建成的房子,它被天空淹没,你

说:“那里,那里和那里,身体将会盛开。”

我记得雨是怎样下起来的,你却没有

淋湿。芳香的树林闻着像一个正在成熟的果子。

太阳升起正如暮晚伸长,你躺下

在田野里睡去的地方仅有一束红光

好似火中的煤,令我温暖,直到如今。


作者 / [美国] 马克·埃尔文
翻译 / 照朗


读完这首诗的最后一句

才能感悟到第一句

“我依然记得你第一次着起了/火"

每个人的生命里

应该都会有着这么一个人吧

她像冬日里的篝火

燃烧着,温暖着我们

直至如今

而在我们心里

她就是这火

是温暖本身


文/夜行不锦衣



评论(3)
热度(14)
  1. 亚斯伯格的演奏曲伐木丁丁 转载了此音乐
  2. 蛋蛋伐木丁丁 转载了此音乐

© 伐木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