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死皮赖脸地活着


我只是死皮赖脸地活着

活到父母需要我搀扶

活到儿子娶一个女孩回家


生活一无是处,爱情一无是处

婚姻无药可救,身体有药难救

在一千次该死的宿命里

我死抓住一次活着的机会

在这唯一的机会里

我唱歌,转动我的舞步


我的脸消失在黑夜

天亮我又扯起笑容的旗帜

有时我是生活的一条狗

更多时,生活是我的一条狗


坚强不是一个好词儿

两岸的哈哈镜里

它只能扁着身子走过


 作者/余秀华


一年前

余秀华以脑瘫农村女诗人的身份火了一把

 

而现在,当那些流言与舆论全部平息

我们终于可以回归到她的诗歌本身


可以说,余秀华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诗人

“有时我是生活的一条狗

 更多时,生活是我的一条狗”

就这一句

足以让她的诗刺透时间的沉淀


余秀华的这首诗让我想起了很多

想起大话西游的结尾

夕阳武士看着孙悟空说

“那个人好像一条狗欸!”

想起李志低沉的声音喃唱

“妈妈,这个世界会好吗?”


文/夜行不锦衣

评论
热度(7)
  1. 晴朗伐木丁丁 转载了此音乐
  2. 爱民谣伐木丁丁 转载了此音乐

© 伐木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